苟曲难生

他多想永远的和白猫一起活下去呀!

咱们还是去海里捞星星吧。

想起来了。。今天被翻出来,十四岁时画的鱼 画的时候其实鱼已经死了。那会儿是夏天,和鱼的尸体一起在我房间里睡了好几天 渐渐闻着那味道竟然就香了…

老老实实画了之后又开始玩了起来

我真的好喜欢下雪啊

坐车很无聊

蓝色的雨爬上我的忧愁 

多情的氧吻我的眼睛

那我便也用嘴同它亲吻。但我能说我很专一,我一点都不像氧那样花心,世人皆爱。谁谁的哪哪都亲。

脚边的花被暖气骗开了花,我劝她别开她们却偏偏不听。唉。我愁什么愁?她们早晚也要面容枯槁,变成黄土一盆。我今天爱了她们,下个月说不定她们就死了。但也许在雨里的哪个春日,又要再会吧。

纸人

用文字暗示堆砌起来的人。人坚信文字里的“真理”。

他是一个无数文字构起来的纸人,无数相同的字或各异的词挂在身上组成纸人。可当一有人吐出怀疑的字,变嚓——一下将他打倒撕裂了。构造身体的字词散落各地,变成单独的文字。什么自,什么我,什么你,什么爱 什么心。什么信。

信?什么信?谁的信?信什么?

纸人就这样散落在地上,飘零一地。满地孤零零的文字无力的各自躺着,造不成词句。

只要我一日身陷其中求,就一日不得道。

你变成星星飞到夜里去了,我却还在地上寻觅你影子里的真理。

我还是不要再画垃圾了吧,好好画点东西,画垃圾的话不会获得任何成就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