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曲难生

他多想永远的和白猫一起活下去呀!

又是噩梦

「我会看着你的」

还是梦见自己是一个女生。在洗澡。洗到一半妈妈叫我出去说有人在欺负豆豆。没有办法,只能停下去护着豆。是两只一米多高的松狮,不知死活的追着我的豆豆。我马上上去把豆豆拉回去 但那两头狗还在大声地吠叫 即使是梦里我也很讨厌狗叫。用石头砸他们驱赶也不知道疼痛 。只在哪里不断的狂吠 叫声把我脑子都快震懵了。

然后从角落里走出来一个男的,很高很壮  。恐怕有一米九几两百多斤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梦里的我身材娇小吧 。脑袋圆圆长长的,五官又小又平,眼睛有点模糊突出,眉弓略微向前。几乎眼睛就长在脑袋上部分,鼻子以下有个特别呆板的嘴 不红  。看起来有点神经呆笨 。但实际上可能也就十四五岁  。

我问他说那狗是你们家的么 管好你的狗  不然老子打死这群狗畜牲

结果这人竟然笑了 眼睛和嘴都笑得很弯 然后突然控制住我的身体说起一些恶心的荤话。什么草,什么臭婊子,什么母狗 什么骚货什么批逼什么盯你很久了还有,杀了你这个婊子。 我只觉得恶心的要死,为什么明明是梦感觉却这么真实 ?还有强烈的不安愤怒和恐惧。但这个人实在是太壮了 我只有一米六甚至一米六九十斤都没有 根本不可能打过他或者其他  但我还是用石头砸了他的头乘机跑回家了。

家里是老干部房, 一楼,四楼五楼貌似都是我家的房 子。各个居民都住在一个院子里 没有电梯,楼梯间能彼此看见对面 我回到家里,很窄的一楼,高估计不到三米,七八十个平方 家具都是刷了绿色漆的。妈妈也看见了刚才的情景非常害怕出什么事 我家阿姨(梦里恐怕是亲戚)也说每天都看见他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建议我们暂时去楼上的房子避一避。别再住一楼。于是我们急急忙忙去四楼。但是在上楼过程中我往下看,这个人竟然也在看着我 还在笑 又是那样嘴和眼睛都笑的弯弯的 弯成一条线 有什么好笑的

进门我也感觉不到安全 去厨房拿了刀 守在门口 然后往猫眼里看一下 他妈的 这人竟然就在我家门口看着猫眼看着我笑 !我浑身的毛都要竖起来 当时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他 只有这个人死了我才能安全 我需要枪 什么都行 必须要把他杀了才能安全 不敢睡觉 用身子抵着门怕他用什么开锁工具进来 但又很恐惧 不想靠近门我觉得这个人这个东西会杀了我  后来感觉他走了才跟家里人说不安全得再转移上楼,每转一个弯我都不敢抬头 我觉得他再看着我 在开门的那一刻 我转头看对面。 这小子又在盯着我!!!手背在后面 嘴还是那样笑得 眼睛几乎看不见 恶心 好恶心 我只想把他彻底杀了碎尸万段这样我才能安全 他旁边还站着家长。也很高 高高瘦瘦 插着兜看我 。没有什么表情  我对他打手势 意思是说他儿子杀人了 我不知道哪里突然蹦出来的记忆 那个男的杀了两个成年人 然后把他们丢在角落里。结果那个男人只是笑 也是那样的笑 笑得很恶心 他儿子好像笑得弧度更大了 满脸横肉 丑陋的恶心的要死 。他们好像很高 高的差那么二三十公分快到楼层天花板了。我觉得我必须要一把枪 我不安全 我得把他们都杀了 甚至是他们的亲戚 朋友同事同学人都杀了才安全 我必须要枪必须杀了他们

然后那个男的 用嘴型说 :

我会看着你的

。然后我好像又梦见我醒了 我跟五说起这事 五说 兄弟 这样不行的啊 你这是被害妄想症还是又出了什么毛病啊。

然后我好像是真的醒了 觉得喘不过气  很热。我不敢开灯 不敢开手机 因为我觉得开灯了他们就会发现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就是非常。。

我在床头反复找枪 找了好久才突然发现我已经醒了 。满脑子都是那句 我会看着你的。为什么我的噩梦总是感觉这样真实?

每个生命都是彩色的 都各不相同 独一无二 

放在一起,如果不好好划分,杂乱无章的话那么就会产生矛盾。不断矛盾的颜色聚在一起再生出更大的矛盾的话,颜色就变脏了  。世界就是这样,人们既是美丽鲜活的彩色,又是肮脏混乱的灰色。美丽又丑陋,高尚却粗鲁 纯洁真实却也肮脏虚伪。每个人都是其中一员。

太阳很高吧 太阳很热吧

天很丰富吧 天很美丽吧

可是 越高却越是冷 越往上 空气却越是稀薄

太阳和天空也是孤独的吗

也觉得怕冷吗

可是 地面上的阳光却还是那么暖。地上的生命都在阳光和天空下绽放着光彩,他们这样散发着生命的热度

使大地这样色彩缤纷  这样天上的家伙还会觉得冰吗?

还会觉得孤单吗?

只要有这片生命鲜活的颜色 不管怎样他们也会一起感到温暖了吧。


一点听见了女人的尖叫 然后醒过来了,可是什么也没有啊?


6

over!

开心了 睡个好觉🤫

我为什么这么烦人


给五白嫖的。

第一张,还差四张

老子真想爆了你的菊花啊兄弟


画截图 画不好她千分之一的美丽。。手太抖了